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阅读网

文: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阅读网从她微微瓮动的鼻头可以肯定她在呼吸,她还活着南宫玥看着有些好笑,安抚地拍了拍小家伙,对蒋逸希道:“希姐姐,我给你开了个安神补气的方子,你这一路来也辛苦了,先喝上几日调理下身子吧四周鸦雀无声

一眼就确信那就是蒋逸希”“是,世子爷”朱兴急忙抱拳应道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阅读网南宫玥沉静地一边听,一边饮茶,也没有说什么

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阅读网所以,从开城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号角声,也没有战鼓声想着皇帝伯父,韩淮君仍是有些惆怅,而姚良航却是庆幸,幸好,他们南疆军只要听命镇南王府,不,是世子爷就好!姚良航定了定神,很快就冷静了不少,对着韩淮君使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再看舆图阵阵寒风吹过,空气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重,莫利纳眼睁睁地看着城内的西夜军兵败如山倒,却是束手无策!当晚,萧奕的黑色旌旗就飞扬在城墙上方,为城内外的所有人所仰视,无论是敌我两军,还是那些普通的西夜百姓……“本世子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这枢州的第一个城池本世子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萧奕嚣张的声音至今还回荡在莫利纳的耳边,他错了,这萧奕哪是什么毒花,此人如同那官语白一样也是一把利器,一把来自大裕南疆的绝世名刀,由鲜血和战火淬炼而成,只要一出鞘,就必然要见血!如今,他们西夜面临的还不仅仅是腹背受敌,而且还是强敌环绕!莫利纳的心底一片冰凉,心头笼罩在一片绝望之中,而他又该如何回禀吾王呢……不用莫利纳回禀,早已经有人把千汹城被萧奕所夺的讯息十万火急地传到了西夜王宫

南宫玥迎着傍晚微凉的夜风走出了屋子,熟门熟路地往外院而去可是她是女子又不曾练过武,如何能应付得了韩凌赋这种学武多年的男子,很快,她的脸色就开始泛白,呼吸变得艰难,那双难以置信的眼眸仿佛在说,为什么?你难道不怕坐实了“成任之交”的流言吗?你就不怕皇帝因此怀疑钧哥儿的血脉有瑕吗?你就不怕这辈子都被人指指点点吗?!“我当然不怕!”韩凌赋以不屑的眼神睥睨着白慕筱,看着她如虫子般挣扎着,声音冷如寒霜,“你已经没用了!”迎上白慕筱既不甘又不解的眼神,韩凌赋决定让她死个明白,冷笑着继续道:“父皇已经知道‘成任之交’的事是皇后所为,对本王来说,你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若是“成任之交”的事没有澄清之前,白慕筱就死了,那么就会坐实了流言,现在父皇已经“查明”了“真相”,这个时候白慕筱死了,他就可以借口白慕筱是不堪受辱所以自尽,届时只要他到父皇那里再哭诉一番自己的悲痛,就可以趁着皇帝对自己还心怀愧疚,一鼓作气地把皇后的人全收拾了其他几位的将领也不敢去触西夜王的霉头,皆是沉默不语全本免费完结小说阅读网

上一篇:
下一篇: